首页小说短篇小说

让爱在灰烬里重生

08-29 来源:励志故事 作者: 文心若水 阅读:32

老婆大人让打的广告,说不打广告就揍我,我也没办法呀!还说没人买也要揍我,我好无奈!!!

灯光下,一位白衣飘飘的女子,很投入地唱着王菲的成名歌曲《容易受伤的女人》,她忧郁的眼神,清丽的容颜,柔美而富有穿透力的歌声,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。坐在评委席上的钟强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台上的女子,默默地在“李芸”的名字上打了个全场最高分。

一番激烈的角逐后,李芸在掌声中有些恍惚,没想到,自己居然获得了集团公司举办的卡拉OK比赛的第二名!

比赛完毕后,舞厅放起了交谊舞曲。李芸一直就很喜欢跳舞,再加上得奖的喜悦,便跟随一大帮年轻的朋友留在了舞厅。当第二支舞曲响起的时候,钟强向她走来,优雅地做了一个“请”的手势,李芸不由自主地便被他带入了舞池。

钟强带着李芸随着《春之声圆舞曲》的旋律轻快地旋转,舞步娴熟而飘逸,让李芸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合拍!快三舞曲,讲究的是配合,否则,是很难跳出那种“飘”的感觉的。

一曲舞毕,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李芸环顾四周,才发现,所有的目光都在注视着他们,不禁羞涩地低头一笑,微微屈膝,向钟强点头还一个谢礼,便欲躲到人群里去。但钟强并不松手,示意她留在原地,等着下一支舞曲的响起。

那天晚上,李芸和钟强成为全场关注的焦点。俩人在一支支舞曲中,跳了慢四、伦巴、探戈等,默契而优美的舞姿,引起全场一次又一次的掌声。

舞会结束后,李芸在同伴七嘴八舌的议论中才知道,这位邀请她跳舞的男子名叫钟强,是集团总公司去年从上海交大录用的一名研究生。得知钟强的简历时,李芸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,心里竟然有了些失落。

几天之后,李芸正在车间的流水线上重复着机械的动作时,钟强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。原来,钟强是希望李芸配合他办一个交谊舞培训班,免费对集团公司的青年男女进行交谊舞培训,以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。李芸想也没想,欣然同意了钟强的请求。

在频繁的接触中,李芸开始慢慢了解了钟强。从钟强的口中,李芸知道他非常地苦闷,他是一名工科毕业的研究生,当初分配到集团公司时,踌躇满志地打算在本行专业里大展拳脚,没想到,公司没有对口的岗位,便把他临时安排到了团委。团委的工作很清闲,每天一杯茶,一张报纸地打发日子,使他大有怀才不遇之感。

李芸很理解钟强,却又笨嘴笨舌地不知道如何开导他,所以,更多的时候,只是安静地听他说,陪他一起苦恼,陪他一起开心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爱情的种子悄悄地在钟强和李芸的心里发了芽,并茁壮成长。俩人的相爱,成为整个集团公司的爆炸性新闻。李芸不过是个初中毕业的车间普通女工,而钟强是名牌大学的高才生啊,文化的悬殊,使他们的爱情不被人理解。人们窃窃私语,有人说钟强是觊觎李芸的美貌,也有人说钟强是寂寞难耐,需要爱情来填补内心的空虚。李芸的好姐妹们也都苦口婆心,劝她清醒一点,说他们之间的爱情必定因为文化的差异而难结善果。茫然中,李芸也曾一次次地问钟强,到底爱自己什么?每次,钟强总是搂着李芸的细腰,轻吻她的额头,说:“傻丫头,爱是不需要理由的。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,那么,我告诉你,我喜欢你低头一笑的温柔,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,深深地打动了我。”

钟强的话语,像温馨的春风拂过李芸的心田,李芸陶醉在爱情的摇篮里。尽管他们的爱情不被理解,尽管钟强的父母强烈反对,但,他们还是携手步入了爱的殿堂。

婚后一年,钟强和李芸有了自己的女儿。女儿的出生,为这个家庭平添了很多的快乐,日子过得虽然清贫,但李芸却非常地满足。一家三口挤在一间35平米的一居一室里,其乐融融。

是金子总会发光。钟强所在的集团公司投资开办了一家中美合资的电器公司,钟强顺理成章地被调到该公司负责技术方面的工作,总算可以学以致用了。在紧张的设备调试阶段,他经常早出晚归,回到家中,便埋头于一大堆画满线路图的英文资料中。李芸非常地理解他,也心疼他,毫无怨言地包揽了所有的家务,女儿也在她的照顾下健康成长。很快,钟强的成绩得到了认可,被提升为生产主管,一年后,更是成为这家大型合资企业主管生产的厂长,公司还专门为他配备了小车。

随着钟强收入的增加,他们分期付款购入一套三房二室的居室,搬离了那间单位分给他们的小房子。看着宽敞的新家,还有钟强志满意得的样子,李芸非常地欣慰,并从内心感谢上帝对她的慷慨,不仅给了她一个优秀的丈夫,还给了她一个聪明伶俐的女儿,一个温暖的家。

怀着对钟强的爱和感激,李芸利用一周二天的休息时间参加了烹调学习班、插花艺术培训班,安排好钟强和女儿每天的饮食,把家收拾得干干净净,温馨舒适。

随着公司业务的发展,钟强的管理才能及过硬的技术得到进一步的展现。不久,他成为这家合资公司的副总经理,工作变得更忙了。而李芸为了更好地照顾这个家,按照钟强的意思,把单位的工作给辞了,全心全意地做一个全职的家庭主妇。

没有了工作的寄托,李芸变得百无聊赖,每天总是在期盼与等待中度过。而钟强因为应酬多,一个星期难得在家吃几顿饭,每天回到家,逗女儿玩一会后,便钻进书房里,不是看书,就是打电话,或者忙自己的工作方案,星期六、星期天也难得再像以前那样与李芸一起陪女儿去公园放风筝了。偶尔,夜归的他身上所散发的那股淡淡的香水味,让李芸顿生疑窦,却又欲言又止。李芸心想,男人因为应酬出入于娱乐场所也是难免的,只要他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,我又何必庸人自扰呢?李芸安慰着自己。

随着女儿的长大,俩人在教育问题上产生了很大的分歧。李芸给女儿报了很多的学习辅导班,每天穿梭于各个教育场所,钟强却批评李芸这是填鸭式教育。而李芸则固执地认为,自己就是吃了没上大学的亏,再也不能让女儿步自己的后尘了,必须让她从小接受良好的教育。

钟强和李芸时有争执,却谁也说服不了谁。之后话题越来越少。有时候李芸看他眉头紧锁,一副沉思的样子,便轻声问他是不是工作遇到什么难题了?钟强总是长叹一声,说了你也不会理解的。

日子就这样波澜不惊地悄然滑过。

情人节来的时候,正好是星期六。一大早,钟强的手机便响了起来,听着他用英文跟对方说话,李芸知道肯定是公司的同事在找他。面对李芸探寻的目光,钟强显得有点焦虑不安,解释说是公司有点公务让他回去处理。李芸虽然有点失望,但还是很理解。

目送钟强出门,李芸无聊地打开了电视。

“在这个暗香浮动的日子里,很多的故事等待着发生,巧克力、玫瑰、温馨的烛光晚餐和甜言蜜语‘我爱你’将大行其道……”电视里女主持人的声音在李芸的耳边回荡着。李芸不停地变换着频道,但每个频道的节目似乎都与情人节有关,这让李芸的心充满期待又烦躁不已。

中午时分,钟强打电话回来,说公司来了重要的客人,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到家里了,让李芸不要等他的门。放下电话,落寞的情绪漫上李芸的心头,哎,一个没有巧克力、玫瑰花和温馨烛光晚餐的情人节。

第二天一早,看着酣睡的钟强,李芸轻手轻脚地起床,担心会把他给吵醒了。昨晚李芸一直在等钟强,等着等着,竟然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,钟强是几点钟回来的她也不知道。

收拾钟强换下的衣服,李芸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,心马上一沉,这既不像夏奈儿,又不像古龙的香味是那样的熟悉。仔细再查看,钟强换下的衬衣领口上,若隐若现地留下了一个唇膏痕印。李芸顿时六神无主。

李芸悄悄地拿出钟强的手机,打开,翻查他的来电信息。发现2月14日情人节那天钟强的来电信息有三个,但都是同一个电话,而且这个电话的主人正是钟强的秘书王慧。王慧对于李芸来说,虽未曾照面,但也算是一个陌生而熟悉的朋友了。在家里,钟强经常当着李芸的面和王慧通电话,聊的基本上都是公事,偶尔他们用英文对话,钟强便解释说王慧出国留学回来,习惯了用英文交谈,所以,李芸一直没怎么放在心里。

看着手中的衬衣,李芸知道不能贸然地去问钟强,如果问了,他一定会告诉她,那个唇印是陪客人时逢场作戏被坐台小姐留下的。李芸决定不动声色。

第二天,钟强出差去了广州,李芸带着女儿回了娘家。娘家离钟强的公司很近,李芸把女儿托付给母亲后,在午饭前给王慧打了个电话,说有事相求,请她到公司对面的西餐厅吃饭。王慧欣然应允。

当王慧站在李芸面前时,她身上所散发的熟悉的香水味让李芸一阵晕厥。定神凝视王慧,感觉她是一个很时尚的都市女孩,一身得体的职业装,体现了她不俗的气质。王慧的笑容很灿烂,也很真诚,只是,她嘴上的唇膏颜色再一次刺痛了李芸,是那种亮紫色的,非常特别,与钟强衬衣上的唇膏印是同一种颜色。

凭着女人的直觉,李芸马上断定王慧跟钟强的关系非同一般,决定开门见山,套她的话:“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,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?”

王慧毕竟年轻,面对李芸突如其来的问话,竟然满脸慌张,一时语塞。王慧的表情更加肯定了李芸的猜测。在李芸的逼视下,王慧终于崩溃,她一再地解释她无意要破坏他们的家庭,只是情难自禁。当李芸知道王慧与钟强的关系已经有两年的时候,呆若木鸡,悲愤、耻辱、茫然、无助一起涌上心头!

跌跌撞撞地回到家,王慧的话语还在李芸的耳边响起:“钟强说,你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,文化的悬殊,是造成你们感情隔阂的真正原因。”

魔鬼的咒语终于应验了。

想起自己和钟强携手走过的日子,想起认识钟强那一天所唱的《容易受伤的女人》,李芸便痛彻心扉。是的,我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女人,从内心来说,我无法承受爱人的背叛,何况这种背叛居然长达了二年之久!

面对李芸的哭泣,钟强显得手足无措。然而,他的表情告诉李芸,他割舍不下对王慧的爱。因为王慧的存在,他的工作得心应手,王慧就像一个优雅的钢琴师,轻轻拂动了他心底的那根弦,演奏出俩人都无法相信的心灵之音。所以,钟强一再地请求李芸给他时间。面对钟强的迟疑不决,李芸感到了绝望,哪怕钟强给她一个虚假的承诺,她也会有些许的安慰。李芸坚定地告诉钟强,我不可能与另外一个女人共同分享自己的丈夫,我有我的尊严。李芸毅然决定离开这个家,给双方一个选择的机会。

临走的那一天,钟强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茫然地坐在沙发上,看着李芸进进出出地收拾东西。李芸尽量地掩饰内心的痛苦,使自己变得平静。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,但她知道,必须给他们之间一个冷静的时间,给爱情一个思索的空间。

没有经济能力的李芸,唯有把女儿留给了钟强,一个人搬回了娘家。

首先,李芸要考虑自己的生存问题。面对家人疼爱而复杂的目光,李芸开始明白,一个不自立的女人,就如一朵没有生命力的塑料花,是很难长久地拥有爱情的青睐的。她和钟强本来就不在同一起跑线上,婚后,钟强不断地进步,李芸不但停滞不前,还与社会脱节了三年。人到中年,又没有文凭,想找到一份可养活自己,又能供女儿上学的工作实在是太难了。

在哥哥的资助下,李芸开了一家鲜花店。由于以前曾经参加过插花艺术培训班的学习,所以,倒也应对自如。李芸的热情更赢得了不少回头客,生意一天一天地好起来。

女儿经常打电话给李芸,告诉李芸她好想好想妈妈,爸爸扎的小辫子好难看,爸爸做的饭菜更是难吃死了。妈妈你什么时候回家?听着女儿奶声奶气的话语,李芸的泪水便涮涮地流。女儿啊,妈妈何尝不想你?

离开家后,钟强曾多次来花店找李芸,请求李芸回去。但是,李芸一想起王慧,心里就隐隐作痛。钟强只要一天不与王慧彻底断决关系,她就不会回去,甚至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婚了。

离婚没有赢家,父母、哥哥都劝李芸。而李芸则咬着牙,铁着心,独自支撑着花店的生意。李芸相信,凭着她的努力和勤劳,一定能为女儿创造一个幸福的未来。

每当夜深人静时,想到钟强也许正和王慧温馨缠绵,李芸的心就像被刀绞一样疼痛。想离婚,又担心女儿的将来,不离婚,又觉得自己很委屈。

一晃大半年过去了。一天,王慧突然来到李芸的花店,说她要到广州发展了,今天是来向李芸辞别的,并请求李芸的原谅。王慧还说,自从李芸走后,钟强一个人带着女儿,既要上班,又要照顾女儿,生活工作都变得一团糟。

“姐姐,你走后,我终于知道,你在他心里的份量远远要超过我。他从未想过要与我结婚,他说他无法忘怀你的温柔与善良。也许,我只是他人生路上的一道风景,驻足观赏了之后,他终归要舍我而去,继续下面的行程。爱情总有迷失的时候,放过自己,放过别人,才能高飞。”

望着王慧走远的身影,李芸久久回味着她的话。

王慧走了之后,家人朋友都劝李芸尽快搬回家去和钟强、女儿团聚,但李芸却犹豫不决,心里嘀咕着,谁知道钟强的心里还能否容得下我这个糟糠之妻,我这个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“无才女”。

一晃又是一个月。一大早,李芸就出门采购店里所缺的货品,当李芸回到花店时,惊讶地发现,花店门口摆着一个大花蓝,里面全是粉红色的玫瑰,上面还飘扬着几只漂亮的大气球。在花丛中,李芸发现了一个信封。啊,是钟强的笔迹,李芸急急地打开,只见里面写着:“老婆,这些日子以来,对不起了。明天是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,你能回来吗?我和女儿都想你。”捧着信,李芸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,而钟强竟由远而近,像英雄救美一般一把将李芸抱了起来……

国庆节的晚上,李芸依偎在钟强的身边,和女儿一起,庆祝结婚七周年纪念日。当音乐响起,钟强轻轻搂着李芸,在抒情的旋律里迈着舞步时,李芸仿佛又回到了初相识时的浪漫时光。

“老婆,在你走后的那段日子,我才知道幸福也许就是简简单单,触手可摸,无需长途跋涉去寻找。婚姻也如跳舞一样,偶尔会踩着对方的脚,但只要我们调整步伐,紧跟生活的节奏,就能跳出协调的恋歌。而你,早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伴侣,谢谢你给我机会,谢谢你让我们的家还能完整地存在。”钟强贴着李芸的耳朵,温柔地说。

李芸把头埋在钟强的怀里,一滴喜悦的泪水悄然滑落。她相信,经历了风雨之后的爱情小舟,一定能承风破浪,安全地抵达心灵的港湾。

收起全文   
上一篇下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门推荐

延伸阅读

最近更新

热门阅读